最热

故他们产生的费用不应由其承担

2020-06-23 16:37

法制晚报记者获悉,另外一名证人表示,自己以前每年都出去旅游几次,全国各地基本都跑遍了。“这次完了之后就不敢出去了,感觉上了一个大当。报名交了钱了,旅行社什么都不管。”老人称,这次坐火车时间太长,“33个小时啊,都是老人和孩子。到了地儿之后还没有导游,等了很长时间才来了个小姑娘,根本就不像导游,住的条件也差,当时我们都非常生气。” 一位女证人在说到动情处,老人禁不住痛哭,“当时太混乱了,家属一直喊救命,却没有一个人来,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人死掉……”

被告旅行社辩称,在开庭前,该公司已经提起追加被告的申请,要求追加两个地接旅行社作为共同被告。其中一个是线路的批发商,另外一个是当地的地接,“我们与其都有书面的委托合同,他们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听到被告的陈述,原告当庭拍桌说:“那我们就是被卖了?”主审法官提醒原告注意情绪。 对于原告所提出的旅行服务中的各种问题,被告称自己在整个过程中不存在过错,故不同意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原告表示, 父母都是油田退休职工,退休后的收入及福利待遇都不错。“他们现在正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就我一个孩子。他们出去旅游,想去哪儿我都是支持,谁知道这么一去就再没有回来。我妈妈才59岁,俩人一同出去,结果回来一人,现在我妈终日以泪洗面……”原告说,作为儿子,他在父母出去旅游之前就已经给老人做了体检并当庭提交了体检报告。“我父亲60岁,平常身体倍儿棒,没有什么大毛病。” 对于该体检报告,被告提出异议,称报告时间是2014年8月,“这只能证明,死者当时的身体状况,而不能证明旅游时的身体状况是否健康。根据证明,死者赵先生在生前有冠心病的病史,而其死亡原因为心脏病发也与此病史有关系。”

法制晚报(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到,原告诉称,2015年8月3日,赵先生与旅行社签订旅游合同随团出游,并于当日全额支付了旅游费。旅游团一行36人,多为70多岁老人及年幼的儿童。原告表示,旅行团随团没有必要的急救措施,应急药物存在缺陷、缺失等问题。在旅游过程中,没有安排导游跟团,只是在旅游团到达海拉尔后由当地一个自称导游的地陪人员跟团,该人缺乏起码的导游知识、经验,服务态度很差,在赵先生发病险情出现时,居然找不到导游。由于旅游服务达不到旅游合同的服务标准,期间发生了很多令人气愤的事情,赵先生处于郁闷和气愤中,在旅游途中诱发疾病,出现昏迷状况,旅游车上没有必备的急救箱和任何急救药品,还是同行的游客拨打了120。在好心人将赵先生送往医院途中,与120急救车相遇,但赵先生还是不幸去世。原告认为,由于赵某发病时没有采取恰当的急救措施致使赵某死亡。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旅行社赔偿其各类损失共计100万余元;阳光财产保险公司应将保险金在其保险责任范围内赔付。

今天下午,该案在海淀法院开庭。死者赵先生的儿子与1名代理律师作为原告出庭。“我爸爸去世后,我妈妈情绪现在依然难以平复,所以,今天只有我来出庭。”二被告方则有4名代理人出庭应诉。

今年8月,已经退休的陆女士与丈夫赵先生随团前往内蒙古游玩,没想到在旅游途中,赵先生突发心脏病去世。陆女士和儿子认为,旅行社服务未达标准,旅游期间发生了很多令人气愤的事情,使赵先生处于郁闷和气愤中,进而引发疾病死亡,故将北京和平天下旅行社(以下简称旅行社)与阳光财产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一同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旅行社赔偿各项损失100余万元,保险公司在其责任内给予赔偿。

59岁的证人余先生表示,事情发生时他在场。8月13号晚上,旅游团在满洲里的一个草原景点。大家要找吃饭的地方特别不方便,“都特别气愤,”他说,赵先生当时就周身不舒服,家属就开始找司机和导游要求救治,并问大家有没有药品,“我们没有药品,抢救也找不到人,旅游团既没有药品也没有采取抢救措施,当时人已经昏迷了,有一个学医的小女孩给老人做了人工呼吸。”证人表示,在北京至海拉尔的30多个小时的火车上,旅行社没有派导游跟随,“大家的火车票也不是实名制,用的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车票。车上也没有必备的药品及救助措施。”“我也经常去国内外旅游,从来没有遇到哪一个团像这样,大家都很不满。到了地方遇到导游,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我就作为一个长者的身份,当着大巴司机的面,我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原告表示,父亲去世后,只有母亲在身边,“我们还没有赶过去,就她一个老太太,身上的现金也不多,在这种情况下,旅行社没有任何救助措施。我妈提出能不能借点钱,他们也没有表示。”原告称,事件发生后,家里前往内蒙处理父亲身后事所花费的费用都是自己支付。被告表示,这些钱不论是谁支付的都与本案无关。原告方出具的7个人都不是本案的原告,故他们产生的费用不应由其承担。

最新

推荐